谷歌的数据使用“黑历史”可能会阻碍其医疗 AI 程序的推广

2018-11-17 婷婷 来源: DeepTech深科技

2016 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旗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 DeepMind 创造了历史,它开发的 AlphaGo 人工智能在围棋中击败了韩国世界冠军李世乭。最近 DeepMind 表示,它正在开发一个看似简单得多的软件——一款专为医院员工开发的医保应用程序“Streams”,目前该程序正在接受英国医院的测试。

2018 年 11 月 13 日,DeepMind 发表申明称,Streams 项目及其员工未来将被转移至谷歌。这一消息引发了数据隐私研究人员的强烈抗议,除此之外,项目转移还有法律上的限制。由此可见,谷歌想要将其渴望大数据的运营模式拓展到更敏感的医疗业务方面还有很多挑战。上周,谷歌聘请了医疗行业资深人士 David Feinberg,他曾领导主持宾夕法尼亚州卫生系统 Geisinger,并统一了该系统医疗领域的分散项目。

谷歌没有回复关于该项目的置评请求。DeepMind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将 Streams 项目组转移到谷歌不会改变该项目对数据使用的严格控制,数据使用将仍由其合作的医院控制。

2014 年,谷歌以 6.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DeepMind。2015 年,DeepMind 成为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一部分,并开始与北伦敦皇家自由医院合作一个项目,以减少急性肾损伤造成的死亡。急性肾损伤是一种可以致命的突发性肾衰竭疾病。该项目围绕着一款名为 Streams 的应用程序展开,Streams 可以在患者出现肾衰竭早期迹象时提醒医院员工,患者就能迅速得到医生的救治。

英国 New Scientist 杂志报道称,该项目的数据共享协议让 DeepMind 获得了 5 年内涉及 160 万人的海量健康记录。而且,有些数据对于 Streams 来说似乎是用不到的。这些记录里有很多细节,比如病人是否携带艾滋病毒、是否患有抑郁症,或者是否曾经有过流产等。2017 年,英国数据监管机构——信息专员办公室 (Information Commissioner's Office) 表示,皇家自由医院允许 DeepMind 在未经患者明确同意的情况下使用这些数据,并提供了超出合理范围的更广泛的数据,已经违反了法律。信息专员办公室要求该医院对其项目进行审计,但没有罚款,DeepMind 因此也没有被点名。

现在,DeepMind 一直在试图扭转外界对其数据使用的批评,它承诺,“这些数据永远不会连接到谷歌账户或服务,也不会用于任何商业目的。”2018 年 11 月 13 日,DeepMind 宣布将把整个项目移交给谷歌,这引发了一些数据隐私研究人员的新担忧。英国 De Montfort 大学的网络安全教授 Eerke Boiten 说:“现在的关键是,谷歌希望获得它所能拥有的所有健康数据。事实证明,DeepMind 的承诺并不可靠。”

历史值得借鉴。2008 年谷歌收购在线广告网络 DoubleClick 时,没有合并两家公司的数据库,它们分别独立了近 10 年。而在 2017 年,当谷歌的市场份额就要被 Facebook 夺走时,谷歌最终合并两家公司的数据库。

GlobalData 研究公司的医疗保健分析师 Rahael Maladwala 说,谷歌在医疗保健方面一直有明确的目标。2011 年,在患者以及供应商的兴趣减弱之后,谷歌立即放弃了其首个主要的健康项目 Google Health。现在谷歌已经有了新的兴趣。谷歌最近已经启动了一些新项目,比如在印度测试用于诊断眼部疾病的人工智能软件,以及推出检测健康的手机软件,开始与苹果手机上的 HealthKit 争夺市场。谷歌的人工智能负责人上周表示,新引进的员工 Feinberg 将帮助组织公司的各个项目,并与 Alphabet 旗下的生命科学研发公司 Verily 进行更多合作。

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以数据为中心的科技公司,它在医疗保健方面的雄心也在不断增长。亚马逊正与伯克希尔哈撒韦 (Berkshire Hathaway) 和摩根大通 (JP Morgan) 联手打造一家医疗保健服务公司。Maladwala 说,医疗保健数字化速度缓慢,如今,科技行业的智能数据可以显著提高诊断速度和康复效率。“我们将看到更多的科技公司进入医疗保健领域。”

谷歌计划接收 Streams 的法律纠纷表明,科技公司推出以数据为中心的战略必然会有各种阻碍。与使用在线健康记录数据相比,谷歌对诊所数据使用的自由度更低。在美国和欧洲,健康数据受到特殊保护,这使得 DeepMind 11 月 13 日宣布的举措更加难以执行。根据英国数据保护法,DeepMind 并没有 Streams 处理的临床数据的“控制权”,它的合作伙伴才有控制权。这意味着谷歌不拥有这些数据,也不能选择如何处理或使用数据。同样,在美国,联邦 HIPAA 法禁止处理健康数据的组织随意调整数据来达到新的目的。

对于希望迅速取得成果的谷歌高管来说,更糟糕的是,谷歌不能立即承担 DeepMind 与医院的合同。这需要监管机构的同意,因此可能会给监管机构一个谈判不同条款的机会。前 NHS 外科医生 Dominic King 表示:“在合作伙伴同意,并与其他人 (包括患者) 进行任何必要的接触之前,合同是不会改变的。”Dominic King 目前在 DeepMind 工作,并将在谷歌领导 Streams 项目。

并非所有合作伙伴都同意项目转移。当被问及医院是否同意签订新合同时,皇家自由医院的发言人表示,医院会一直“致力于”开发 Streams 应用程序; 同样使用该应用程序的英国西南部医院 Taunton 和 Somerset 表示,它们正在与 DeepMind 讨论该项目的所有权变更事宜。

尽管监管机构和医疗机构有能力影响谷歌的医疗计划,但爱丁堡大学研究人员 Liz McFall 表示,可能不会有真正的监管。她补充说,美国和英国的人口老龄化、疾病等因素,促使本国卫生系统与科技公司合作,降低成本。但同时,这种情况也使得这些国家在监测数据使用方面能力不足。

McFall 说,医疗和数据监管部门似乎也无从下手,“现有的监管和道德标准并不适用于数字健康世界。”

最新评论

下载/打开家核优居,我要评论 >

编辑推荐

推荐内容

猜你喜欢

精彩推荐

都翻到这儿了,就下载个家核优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