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照明合伙人阎焱:早先LED泡沫是“运动”后果

2014-11-26 无泪最美

OFweek半导体照明网讯 被称为“创投教父”,不仅是因为阎焱在业界的彪炳业绩和强悍作风,或许更在于面对创业者和年轻人,他总能说出一些真话和干货。

“创业是小概率事件”、“寻找成功企业没有充分条件”、“创业是好事,但最好不要搞运动,有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各种语出机锋不仅来自于对当下创业生态的真实体察,也缘于他对社会走向的深刻把握。

当创新成为当下最重要的话题之一,在近日参加第四届“东沙湖杯”千人计划创业大赛决赛期间,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及雷士照明投资人阎焱接受采访。

原创新的时代

在阎焱看来,创新分为两种:第一种就是创造人类历史上没有过的产品和服务,这是原创创新;第二种是提供同样的产品和设备,要不就是做得成本更低、卖得更便宜,要不就是做得更好但价格不变。

过去三十年,中国的创新主要是后者,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但如今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再往下走,已不能再依靠这种模式。

“中国改革30多年时间,其实在2007年以前是一个阶段,基本通过体制改革来释放能量,经济效率得以释放,成长一直很好。2008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长模式改变为主要以投资拉动,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带来的经济贻害很大,产能过剩严重,货币贬值也很厉害。”阎焱认为,产能过剩的问题犹如一滴墨水滴到清水里,自动扩散,消耗的能源非常少,但要把墨水再汇聚起来,可能要消耗一万倍的能量,而且现在的环境也已不能承受靠投资拉动的模式。

与此同时,这种靠投资、外延性增长的道路还使得边际效率大幅降低。“过去投一万亿,可能拉动GDP增长0.5个百分点,现在可能投10万亿才能达到这个效应。”

阎焱认为,当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国企改革”等热词,其实都是围绕怎样从过去的投资、外向性扩张模式,转变到真正的效率提高。

“这是我们‘十三五’最重要的一个挑战。如果这步能走过去,那中国经济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如果依然停留在过去的模式,我们的边际效率大幅下降,会有很多挑战。”阎焱说。

加之劳动力成本的大幅提高,成本更低的第二种道路难以为继。“一定要走第一条道路,就是真正的创新、原创技术,创造出别人没有的产品和服务。这种创新才是我们今后发展的主要方向。”阎焱表示,如果走这样的创新道路,无论是在哪个领域,都能对经济拉动起到巨大作用。

而作为投资人,他重点关注的是三大领域:互联网+、医疗、环保。

“用互联网改造传统经济才刚刚开始,这一块市场巨大,我估计以后20年都是这一个主题,怎样改善各个领域的效率和效益。”他也坦诚,当下的“互联网+”忽悠成分多,真正优秀的企业并不多。

他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技术出现后,大数据等技术更加成熟的时候,国内B2B领域在今后几年一定会出来很多有意思的企业,例如分享经济的模式就会给B2B领域带来非常好的改变。

“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端倪。举个例子,大部分中小企业都不是按照正规会计做账,都偷税漏税,他们雇不起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这也是事实。那么用UBER的模式,让会计在业余时间给企业兼职做账,不占时间不影响工作,很多小企业都能做,这就非常新颖、有前景。”阎焱表示。

此外,空气、水、食品,这些今后几十年都会困扰我们的问题也呈现了很多机会和更多的挑战。

拿太阳能行业来说,阎焱认为,超过九成的企业还是没有好转,关键就在于过剩的产能。“我们一个国家大概占了全世界二分之一以上的产能,够全世界消耗四年,产能转换和消耗还有很多时间要走。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生产过程中的污染和能耗。”

他认为,环保行业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和政府有关,如果没有政策补贴,行业很难起来,整个环保产业的发展还是更多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这点是需要解决的难题。

 

扼杀创新的力量

今年以来,互联网并购如潮,巨头大有包揽行业之势。

阎焱相当肯定BAT的创新技术,尤其是阿里的大数据,他也认为,这些合并对于企业来说是正确的做法,可以减少不必要的费用,但对于整体经济和创新生态来说,则埋藏着一些隐患。

“美国有反垄断、反托拉斯法,才会不断有微软、英特尔等冒出来。如果在美国,BAT在今天可能并不是一件好事,它们如此强大,在中国几乎是垄断的地位,这些互联网巨头变得更大以后,对小的创业公司会形成巨大的障碍,后者根本没办法竞争,无论是财务、政府政策、市场份额上,不是被打死就是要卖掉。”阎焱表示。

另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便是知识产权。

阎焱指出,缺乏知识产权的保护一方面促生了很多山寨型公司,这种依靠复制的方式也是过去三十年经济一个重要的发展模式。“但是中国经济发展后,如果再不讲究规则、知识产权保护,中国是产生不了原创产品。就像练武打一样,散打也胜得了,但是到了擂台上再胡打,一个回合就被打下去了。没有保护的知识产权,可能摆脱贫困,但是永远上不了世界的擂台。”

这些日子以来,阎焱每到一个和创业相关的场合,总会恳切地和年轻人、创业者交流。

他说,中外历史上企业成功率1%都不到,按照统计学上的概念,绝大部分创业成功者在30~38岁,而且大部分都是在第三次创业时才会成功。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也许听到的都是励志、成功的故事,但千万不要忽悠自己,如果不是天才,成功率非常低。

“第一个忠告就是好好读书,有知识、有专业技能,概率肯定会高一些,聪明学生一定成功率高,留学回来创业成功概率也大得多,统计上一定是这样的。”阎焱说。

对于创业创新,他的第二个担忧仍然是“运动式创业”。

“做这件事情的方法一定要注意,不要搞运动。市场的力量一定是最大的,市场经济有自己本身运行的规则,没有看不见的手,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变依然会存在。”阎焱表示,江西赛维、无锡尚德的光伏泡沫、再早先的LED泡沫,无一不是“运动”的后果。

“投资人穷其一生都在寻找企业成功的充分条件,巴菲特花了六十年,我花了二十年,都没找到,换句话说,这东西可能不存在。一个企业成功有诸多变量的结合:创业者的经历、性格、现金的支持,等等。

精彩推荐

都翻到这儿了,就下载个家核优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