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5G标准将是一条博弈之路

2014-12-13 子夜

OFweek光通讯网讯 作为未来万物互联世界的重要基础,5G受到全球瞩目。随着2015年9月3GPP召开首次5G技术研讨会,5G标准制定掀开序幕。标准向来决定着产业的走向和市场的格局,为此,各个国家与企业纷纷加快5G标准制定的战略部署,抢占产业和技术制高点。目前,5G标准尚存在哪些不确定性和分歧,我国又该如何掌握5G标准制定的主导权,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作为IMT-2020(5G)推进组的成员,杨骅深度参与了我国5G技术的研究工作。他认为,5G不仅仅是一张单纯的移动通信网络,更是支撑我国未来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应该集国家之力,做好5G的顶层设计,推动5G标准的制定。

TD产业联盟秘书长 杨骅

记者:目前,5G标准的制定处于什么阶段?相对于前两年,5G标准制定取得了哪些新的进展?

杨骅:今年9月,3GPP召开了第一次5G技术研讨会,意味着5G标准制定工作即将正式启动。与此同时,ITU给出时间表,2018年提交5G标准文稿,2020年正式确定5G标准。

目前,5G标准处于技术研究和评估的阶段。5G标准的预研工作两年前规模展开,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产业链进行了大量的需求分析、技术研究和评估工作,并且开展了原理性验证工作。基于这些,产业链对5G的需求更加明确,对5G未来的技术路径更加清晰。

5G标准中,产业链较大的共识是TDD和FDD将深度融合,共同走向5G。同时,从全球范围内的研究成果来看,许多能够有效提升系统效率技术更适应TDD。目前,不管是在欧美,还是在日韩,运营商、设备商和研究机构开展的原理性验证工作大都基于TDD模式。

在即将到来的2016年,产业链需要进一步遴选出5G要采用的技术,在此基础上,不仅要进行单一技术的仿真与验证,还要开展系统性的仿真工作及原理验证工作,从而从整体把握5G系统的效率,并根据仿真与验证结果发现存在的问题,攻克技术难关。

记者:目前,全球已在5G需求与愿景方面取得较高的共识,在技术路线和网络架构上也已经明确了几个主要的方向,但是整体来看,业内在5G的诸多领域还存在不同的见解。特别是在空口的选择上,是采用新空口还是LTE增强技术,存在很大的分歧。您如何看待这一分歧?

杨骅:的确如此。5G存在两条主要的路径,一条道路便是采用全新的网络架构和新空口,另一条道路则是采用LTE增强演进技术。从目前的研究情况来看,前者的清晰度不如后者,虽然华为、中兴、大唐电信已经取得了部分新空口技术的突破,但是还存在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而诸如Massive MIMO的4G演进技术,也是5G遴选技术,已经开始在现网中有所应用,为网络演进提供了一条更加清晰化的路径。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过去移动通信是技术驱动路线发展,有了技术,有了能力,然后激发新的市场需求。但是5G不同,5G是移动通信发展历史上,第一次从技术驱动转变成应用驱动。先有了万物互联的需求,然后产业链去研究5G应该采用哪些技术。

这也意味着,随着需求的变化,5G的技术也会产生相应的变化。因此未来5G标准中一定是一个多技术融合的标准体系。目前来看,演进型方案从已有的4G网络基础上进行演进提升,投资成本较低,但是从应用需求来看,现有基于LTE的蜂窝网络无法承载未来如此庞大的联接需求。5G标准将是一条博弈之路,在博弈中将会越来越清晰。

记者:无论是2G/3G,还是4G,都是多个标准并存的局面,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运营商间的差异化竞争。然而,对于5G,目前的共识是未来全球将采用统一的标准。假设采用统一标准,会对运营商之间的差异化竞争产生哪些影响?

杨骅:一直以来,移动通信标准的制定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的角力。因此,不到最后一刻,谁都无法做出结论,描述未来5G标准究竟走向如何。但是,这并不妨碍运营商之间的差异化竞争。5G的应用场景更加多样化,这给了运营商更大的想象空间,运营商也会在业务选择上有更为突出的作为。

记者:在5G标准中,我国力量是否已经占据主导位置?

杨骅:目前,我国积极展开5G标准研究工作,科研机构、运营商、设备商、高校参与其中。欣喜的是,华为、中兴和大唐等企业与科研单位在5G技术上已取得一些突破。

与此同时,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科技部于2013年2月联合推动成立IMT-2020(5G)推进组,组织架构基于原IMTAdvanced推进组,成员包括中国主要的运营商、制造商、高校和研究机构,推动我国5G技术研究和标准制定工作。

不过,我国力量要想在5G标准制定中占据主导位置,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从2G到3G再到如今的4G,我国的移动通信产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无论是网络规模还是用户数上,都要远远超越其他国家。但是在核心技术的掌握上,我们和国外还存在很大的差距,特别是芯片产业的竞争力还远远落后于欧美国家。

一些5G遴选技术的部分核心专利已经掌握在国外设备商的手中。如何在5G标准的博弈过程中拥有更多自主核心技术,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技术竞争均衡格局,摆脱对国外技术的依赖,是我国产业界必须要做到的,这样才能真正引领标准发展。

记者:为了掌握5G标准制定过程中的话语权,我们需要做出哪些努力?

杨骅:5G是未来支撑我国经济发展的核心基础设施,必须从政府战略层面牵头推动5G标准的制定。政府要从国家经济发展的长远目标出发制定5G发展战略规划,推动基于5G的移动互联网+行业融合技术方案出台,规划5G与行业深度融合的场景需求,制定5G支撑行业发展的的总体目标。

3G时代,为了掌握移动通信的话语权,我国提出并制定了TD-SCDMA标准。标准制定过程中,我国专门成立了中国3G领导小组推动标准尽快落地。映射到5G,同样需要这样的一个领导小组,做好顶层设计,集国家之力推动5G标准的制定,从而掌握话语权。

精彩推荐

都翻到这儿了,就下载个家核优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