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家核优居智家核心,最懂你心

中核集团参股法核电巨头 或瞄上乏燃料处理

2015-02-04 白雪

【产业·公司】中核集团正式介入法国核电

11月2日,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称“中核集团”)与阿海珐集团(AREVA,下称“阿海珐”)签署《关于资产和产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阿海珐方面称,将与中核集团探讨其小部分参股重组后阿海珐的可能性。

次日,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北京表示,“欢迎中方参与阿海珐的重组”,他同时强调,中方的参与不会影响法国主权。

阿海珐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反应堆制造商,如今却深陷困局。

作为法国老牌核电集团,阿海珐曾独领风骚,享有“全球最大核电反应堆制造商”之称。其主要业务包括核燃料采矿、核燃料提炼和销售、核反应堆制造、废料回收等。

然而,由于深陷财务困境,阿海珐面临拆分重组。2015年7月,阿海珐宣布了其重组计划的第一步,将其核反应堆业务的大部分股权出售给法国电力集团。

 

据悉,正在进行中的阿海珐重组计划最快将于2016年年中尘埃落定,而它的拆分和重组无疑将改写整个世界核电产业的格局。

出让核反应堆业务后仍缺钱

2010年前,阿海珐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核反应堆制造商。然而,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泄漏事故令全球核电市场受挫,许多国家因成本和安全问题暂缓核电项目。

2011年起,阿海珐开始连续亏损——2011年亏损24.24亿欧元,2012年亏损0.99亿欧元,2013年亏损4.94亿欧元。到了2014年,阿海珐净亏损激增至48亿欧元,已超过其37亿欧元的市值。

阿海珐2014年财报显示,从核燃料循环前端的天然铀开采到铀转化、浓缩以及核燃料元件制造,再到反应堆设计、施工,以及后端的乏燃料处理,阿海珐旗下各条业务线几乎均处于亏损状态。而其将亏损的主要原因归结于芬兰的奥尔基洛托3号机组项目和2007年并购的Uramin铀矿项目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据悉,奥尔基洛托3号机组项目在2014年已经给阿海珐带来了7亿欧元的亏损。标普对阿海珐的信用评级,也由BBB下降到BB+。

在采取了裁员、缩减投资等措施后,深陷债务危机的阿海珐不得不寄望于资产重组。为走出财务困境,阿海珐于今年3月推出了“2015—2017竞争力计划”。

事实上,阿海珐是法国典型的国企之一。资料显示,其87%的股份由法国政府、国防部下属的原子能和替代能源委员会以及法国公共投资银行等国家机构持有。

作为大股东,法国政府有意挽救“自家孩子”,但资助额有限。据法国《星期日日报》此前的报道,法国财政部只准备在2016年向阿海珐提供20亿欧元以覆盖其18亿欧元的债务,剩余资金缺口则由其自行填补。

7月30日,阿海珐宣布与法国电力公司达成协议,正式将其核反应堆业务的大部分股权转让给后者,自己仅保留15%~25%的股份。这笔交易使阿海珐可以获得20亿欧元的入项。

 

不过根据计划,阿海珐到2017年的财政需求高达70亿欧元。在获得政府注资、剥离反应堆制造业务后,阿海珐财务总监斯特凡·勒彼通公开表示,该公司承认仍有约34亿欧元的缺口,因此仍然需要“显著地增加资金”。

9月11日,阿海珐首席执行官菲利普·诺奇在2015年世界核协会研讨会的发言中称,阿海珐在扭转2014年的亏损局面时面临着三大挑战,分别是要确保公司完成大型项目,适应后福岛时期的市场条件,并解决过去投资失败产生的债务。

中核或瞄上乏燃料处理“蛋糕”

在中核集团和阿海珐签署了《关于资产和产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后,11月3日,中核集团发表官方声明称,将与阿海珐探讨中核集团参股重组后阿海珐集团的可能性以及在核燃料循环全产业链的全面合作,合作领域涵盖了铀、核燃料循环前端、再循环、物流和退役等。

可以确定的是,中核集团考虑对经营重建中的阿海珐出资,而出资的金额和比例尚未确定。

其实,中法两国在核电领域的合作历史悠久。阿海珐已经进入中国30多年,参与了天然铀供应、核燃料交付、为在役核电站提供服务以及新堆建设等项目。

“大体而言,在中国搞合作企业有其局限性,在资本上结盟是长期维持平衡关系的一个途径。股东会带来一些东西,比如商贸联系的强化。这同我们的产业计划是协调的。”在8月2日,阿海珐董事长菲利普·瓦兰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如是说。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时任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首席执行官的瓦兰曾主持了中国东风入股PSA。

此次中核集团参与阿海珐重组,外界分析其最有可能看中的便是阿海珐的乏燃料处理业务。

 

乏燃料又称辐照核燃料,是指经反应堆“燃烧”后卸出的核燃料。

多位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的核电业内人士介绍,阿海珐作为世界核燃料循环后端的龙头企业,其乏燃料后处理和钚铀混合氧化物燃料制造技术仍然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

据悉,阿海珐公司旗下的阿格厂已成功运行40多年,能够处理法国本土以及来自欧洲、日本等多国的乏燃料,其年处理能力达1700吨,相当于80座反应堆年乏燃料卸除总量,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在役商用后处理厂。

而根据目前中国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中国核反应堆的运营年数和投产数量将不断增加。预计到2020年将有5800万千瓦左右的核电机组投运,届时每年将产生约1500吨乏燃料,累计储量将达到一万吨。

这亦成为阿海珐未来发力的重点。

11月4日,在第二届中法核燃料循环后端研讨会上,阿海珐亚太地区总裁欧道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未来新阿海珐的业务范围,主要包括核燃料的前端和后端。其中前端是指铀矿,铀的转化以及铀的浓缩;后端是指乏燃料的处理、工程设计和物流,以及核设施的退役等。

早在今年4月召开的世界核能发展论坛上,法国原子能委员会核能部主任克里斯托弗·贝阿尔在介绍法国核电发展现状与未来规划时指出,核电的可持续发展就是要做好乏燃料的后处理工作。在法国,每年都有约1000吨乏燃料通过后期加工处理再次回到反应堆中。

克里斯托弗·贝阿尔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核能是法国未来低碳能源组合中的支柱之一;核电厂乏燃料循环利用是未来核能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之一;与其他国家的合作将是至关重要的。

精彩推荐

都翻到这儿了,就下载个家核优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