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家核优居智家核心,最懂你心

全球盛名的照明设计大师是如何将灯光与夜景发挥到极致?

2014-11-24 花开半夏

OFweek照明网讯 日本照明设计大师面出薰的灵感来自黑暗,倡导“让光明与黑暗相互映衬”。他在全球的照明作品超过700件,新加坡一道道经典的夜景更与他分不开,包括本月底开幕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以及2005年为新加坡构想至2030年的市中心照明蓝图。面出薰个展“夜景2050”目前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展出。

日本照明设计大师:面出薰

日本照明设计大师面出薰(Kaoru Mende)的灵感来自黑暗。他说:“有了黑暗,才能显出光明。有了黑影,我们才看得见光。”

面出薰从事照明设计近40年,1990年创办“照明策划合伙人事务所”(Lighting Planners Associates Inc.,简称LPA),全球照明作品超过700件,鲜少设计师产量能与他相比。

他从东京大学考获工业与环境设计硕士的时候,照明设计仍处于黑暗,经他不断摸索,方照出一条明确的道路。他说:“当时,提起照明设计,人们只会想到意大利名师的灯具,悬挂天花板的吊灯,可我不想做这样的设计。我认为光应该融入环境和景物,看不见源头和灯具,不露痕迹地照亮人的夜晚。”

当时,人们对照明的鉴赏与认知仍粗糙浅薄,公众普遍喜欢明亮、无一丝阴影的均匀白光,但这跟历史创伤有关,怪不了他们。65岁的面出薰忆起战后的成长岁月,说:“Circline这类的荧光灯在50、60年代崛起,成为战后摩登、富裕生活的象征。二战禁灯时期,人们为躲避敌军战机,在黑暗中度过漫漫长夜。战争结束后,白而亮的光让人们感到安全、安稳,驱走黑暗勾起的沉痛回忆。我祖父和父亲那一辈的人就不喜欢夜晚有一丝的黑影。”

深受《阴翳礼赞》影响

面出薰深受日本文学巨匠谷崎润一郎的《阴翳礼赞》影响,思考如何在设计中把黑暗还给光明。文中说道:“近代的都市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夜晚!黑暗国度不断地被人驱离,人们已将夜晚的黑暗尽皆拋诸脑后……我们何必考虑看不到的东西。将看不到的东西视同不存在即可……若有人硬要窥探那丑态,正如同以一百烛光的电灯照向茶室的壁龛……自行驱走了原本存在的美。美并不存在于物体,而在物体与物体间的阴翳与明暗之间。”道出了面出薰照明设计的哲学。

他的照明不是一种灯光划破黑夜,而是倡导“让光明与黑暗相互映衬,相辅相成,制造出光与影合理的反差和平衡。”

他强调照明设计师必须研究自然界的照明——如火光、烛光、萤火虫之光,从中获取灵感:“人造照明是近百年的发明,人类对人造光的操纵是近50年才开始纯熟。生火是我们老祖宗迎接夜晚的仪式,人类原始的潜意识里仍把火光和烛光当作松弛身心,日落而息的心理暗示。灯火通明的办公室刺激生产效力,鼓励人们劳作,但我们不能七日做足24小时,一到晚上就该松弛心情。黑暗对现代人身心健康是很重要的。”

作品多在日本和亚洲各地

面出薰主要作品在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与地区。在日本,除了有华丽转身的东京站、京都车站大楼、京都府迎宾馆、东京国际博览中心、伊东丰雄设计的仙台媒体中心等地标性的照明杰作之外,新加坡一道道经典的夜景更与他关系密切。

LPA 2000年在新加坡设立首家海外分部,赢得不计其数的本地客户,点亮了多座著名的城市地标——包括最高法院、国家博物馆、维多利亚剧院及音乐厅、滨海湾花园、国家设计中心、亚历山大拱桥、工艺教育学院总部、ION Orchard商场、丽敦豪邸(d' Leedon),以及本月底即将开张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等。他们近年也在香港设立第三家分部,主攻中国市场,目前手上共有80多件工程在进行中。

 

为新加坡市中心建议照明

他们最大的工程,有新加坡整个市中心那么大。2005年,LPA受市区重建局之邀,提呈新加坡至2030年25年的市中心照明蓝图,这个蓝图获得采纳,交予新加坡旅游局执行。蓝图涵盖中央商业区、滨海湾、乌节路、新加坡河畔和武吉士等地,采取有别于西方只提供街道及公路交通安全的思维,以新加坡热带气候为考量,创造出一个既亮眼又使人感到舒适的都会夜景。

面出薰说:“我们考虑到新加坡炎热与潮湿的气候,建议多用橙黄灯光,让人们身心在夜晚沉淀下来,唯有在交通繁忙的路上才采取白灯光,让驾车人士打起十二分精神开车。另外,我们也建议高楼照明采用白与浅蓝灯光,创造出清凉的视觉感。”

面出薰也根据市中心各区特色与功能,建议采用不同亮度与色温的灯光参差对照,像用不同色调与笔触绘出各区的面容。他说:“乌节路宛如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必须使用高规格的灯光,避免使用强光灯来带出雅致的气氛。商场店铺外观得精心照明,‘照’出高贵的气氛。

“我们也建议使用金属卤化物灯,而非街道的橙黄灯,来映照和突显街道树木的绿叶,在夜晚也突出新加坡的绿意。中央商业区则重点照亮商业摩天楼,缔造出一种利落的气势与高效率的摩登感。

“武吉士被规划为艺术区,我觉得可以参照东京的涉谷区或纽约的时代广场,可在照明融入更多黑影,甚至允许广告看板在夜里放光,追求一种不刻意规划的混杂照明,因为这百花齐放的混乱感最接近艺术。”

大阪市也参考新加坡的蓝图

这份蓝图是面出薰事业的一大转捩点,不只让他赢得2010年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奖,也成为LPA大规模照明工程的模范,大阪市最近就参考及应用了新加坡的蓝图。然而,蓝图只是提供参考作用:“LED灯的发展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速,陆交局有意推行公路全面使用LED白灯,因为比暖色灯更节省能源,这或许会与我们当初参差使用各色温灯的构想有所出入。”

面出薰的阴翳礼赞,本地客户未必照单全收。面出薰说:“滨海湾花园接受我们光影映衬的设计,但嫌我们的照明不够亮,多加了灯柱。现在的滨海湾花园虽仍忠于我们的构想,但对我个人而言,还是太亮了。”

他强调将黑暗考量进照明,并非把安全排除在外:“公共场所有安全考虑,当然不能太暗,但安全未必是要靠照明度测光表来鉴定的。一个空间够不够亮并非靠光的强弱,而是照明透过怎样的方式映入眼帘。”

他花了六年半设计东京国际博览中心的照明,只用光点照耀玻璃塔内的悬空装置,并用间接光照明大堂,证明无需刺眼强光也能点亮空间,成功说服客户将原本规定的300勒克斯(Lux)光强降低到50勒克斯。

未来的路人是发光体

目前在新加坡国家设计中心举办的面出薰个展“夜景2050”(Nightscape 2050),除了展出LPA至今的重要作品外,也邀请本地公众一同跟他们构想35年后,2050年的照明发展。面出薰虽未明说,但在他眼里,这世界显然需要处理光污染问题。

他眼中的2050年将更大胆地融入更多黑暗,街道将被建筑物轮廓,以及埋在道路上的直线照明和车灯照明,取代现有的街灯:“我们无须在F1车道的强光下开车,车子本身就能提供光源照明,黑影反而能制造反差,突显出更多灯光。”

他也提议,现代人身上已携带许多发光器件,因此未来路人自己也将变成发光体,照亮街道,人少光弱,人多光强。少了这些城市的光污染,最终人们将重获久违的一片星空。

 

附:面出薰大师作品。

新加坡市中心照明蓝图的概念图。

为滨海湾金沙路易威登首家水上旗舰店设计的照明,宛如海上升起、夜放光明的水晶。

LPA采用光影映衬的设计,让维多利亚剧院及音乐厅殖民风的建筑更生动立体。

入夜后的国家博物馆展现另一种魅力。

 

ION Orchard的照明缤纷多彩而又不混乱,给人精彩、有气派的都会感。

丽敦豪邸(d' Leedon)顺着建筑与设施的线条设计照明,突显建筑飞扬的线条。

日本仙台媒体中心,每层都采用不同的照明设计,展现空间的多元性。

东京站用橙黄灯光照耀保留旧建筑,突出建筑传承的生命力。

 

LPA花六年半设计东京国际博览中心的照明,只用光点与间接光照明,证明无需强光也能点亮空间。

滨海湾花园是新加坡夜色的一道迷人风景,但对面出薰而言,那里的照明太亮了。

“夜景2050”展出LPA的重要作品。

精彩推荐

都翻到这儿了,就下载个家核优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