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收购Altera 听起来很偏执能幸福吗?

安兵 2014-12-31 来源: 今日头条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业界都在担心Altera被英特尔(Intel)收购之后的命运,但与此同时,这家受人尊重的可编程逻辑元件厂商的产品、技术路线和员工,很明显前景让人牵挂。

目前有迹象表示,英特尔正在小心翼翼地处理Altera的收购,极为小心地进行业务整合。例如,在英特尔对待客户的FAQ中,清楚地指出,这家处理器的巨头 已经计划好“全面地支持和发展Altera目前的FPGA业务,”并且还打算“继续支持和发展Altera基于ARM的产品线。”

在本周于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年度英特尔技术论坛(IDF)上,英特尔同样给出了空间和机会给Altera去展示自己的东西,Altera展示了他的FPGA用于网络和存储上的高频宽、低延时连接技术。同时它也展示了FPGA在压缩、资料过滤和演算法加速的应用。

尽 管如此,很多人对英特尔-Altera收购案例表示怀疑,无论是来自Altera内部或外部的。而Altera内部的焦虑程度据说非常高。员工们四处投简 历,向未来的雇主们去吹嘘自己的成就,寻找新的岗位。对于每一个曾经面对过即将来临之合并案的人来说,这看上去很疯狂,尤其是在今年,全球半导体产业出现 了前所未有的并购潮。

产业分析师和工程师们的较大的担心在于英特尔收购Altera后最坏的情景──把新收购进来的人才、产品和技术束之高阁,似乎他们从来就没存在过。

听起来太偏执?

好几位观察家都有过类似忧虑,指出英特尔在并购历史上,很少、甚至“几乎没有”成功收购的记录。他们辛酸地回忆起那些惨败的并购细节。

许多分析师还只是责怪英特尔“以PC为中心”的心态。这一看法,在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在过去几十年以来就根深蒂固。其他人指出英特尔就没有整合收购芯片公司的能力,尽管它在几个软件公司的收购上处理得还不错。

无论是什么原因,在1990年代英特尔收购完多家网络与通讯公司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几位产业分析师对EETimes (电子工程专辑美国版)表示。

市场研究机构Insight64的Nathan Brookwood表示:“在Craig Barrett时代他们就收购了一大把通讯硬件公司。而Paul Otellini上任成为CEO后,其中大多数被收购的公司就被低价转手卖出。”

下面是几个当时英特尔大手笔挥霍时代的缩写:

?1999年英特尔花22亿美元收购了Level One Communications公司,后者成为其全资子公司,并入到英特尔的网络通讯事业部。

?同样在1999年,英特尔花16亿美元收购DSP Communications Inc.公司,一家CDMA和TDMA基频处理器芯片供应商。这家公司成为英特尔的全资子公司,被划到计算改进事业部下动作。

?1999年英特尔还花了7.8亿美元,收购了电脑-电话专家Dialogic Corp.公司,然后并入到英特尔企业伺服器事业部。

?2000年英特尔13亿美元收购位于哥本哈根的光网络芯片供应商Giga A/S。Giga成为了英特尔的子公司,并位列Level One Communications公司之下。

市场研究机构Forward Concepts总裁Will Strauss估计,英特尔在1999年至2001年间,在收购上述公司和其它小一点的通讯公司上,共花了超过100亿美元。他对EE Times表示:“我认为没有一家,是的,没有一家的收购,为英特尔带来了利润,甚至都没有给英特尔有帮助。”

所以,这些收购的公司都发生了什么事?

Strauss表示,很多公司仅仅是:“收到英特尔旗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例如Level One公司;”他还指出:“其他的就被再次卖出, 像DSP Communications Inc.公司的财产和StrongARM一道,以6亿美元卖给了Marvell。”

Strauss还谈到了3亿美元收购通讯软件方案商Trillium Digital Systems公司:“英特尔然后就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将它卖出,后来这家公司被Rdisys收购。”

如果历史真是一面镜子,那Altera也会被晾在一边,被遗忘,甚至会被这家史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亲手埋葬;虽然今天英特尔还在为此辩解。

为此笔者曾要求做一个采访,但被英特尔拒绝;该公司反而还发了一个声明:“这项收购符合并推动英特尔的增长战略,它会将我们的核心资产带到其他有利可图的, 互补的市场领域。在两家公司强-强联手后,我们看到成长Altera的现有业务的同时,也创造了令人兴奋的、新的FPGA产品在物联网资料中心和网际网络 的双重机遇。”

两家公司合并后,Altera何去何从备受业界关注,产业分析师认为这种关注也迫使英特尔小心应对。

“会有很多的投资者密切注意Altera,”另一家市场研究机构Envisioneering Group的研究总监Richard Doherty表示:“大家都期待英特尔保留技术核心和市场专家;对于英特尔来说是新的业务,并且目前英特尔的高管们还没有掌握这些技能。”

 

英特尔改变了吗?

另一个观点是,相比15年以前,英特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英 特尔的发言人对EE Times表示:“在过去几十年中,英特尔只做了三个大的上市公司的收购:McAfee、英飞淩(Infineon)无线业务和正在进行的 Altera;” 她补充指出:“在过去十年中的收购大多数是私人企业、或是收购小的工程团队和这些私人企业中的有关IP。”

市场研究机 构Moore Insights & Strategy的总裁首席分析师Patrick Moorhead,则真心地表达了对英特尔收购的认可与支持。他对EE Times表示:“英特尔的收购是看上别人的IP,而不是为了业绩的成长去收购;因此,他们是为了获得这些技术与IP,更好地整合进英特尔的产品中。”

当问到在1990年代末期那些硬件公司收购的悲惨下场时,Moorhead说他对于16年前的收购并不熟悉:“这是两任CEO之前的事了。”

英特尔自2000年以来的收购有大多数是软件业务 来源: Wikipedia

硬件 vs. 软件

Moorhead可能是唯一的例外,记忆追溯时间更长的分析师们都不看好被英特尔收购的公司;Insight64的Brookwood 认为,那些近年来英特尔看上去成功的并购案例都是软件公司,而不是硬件公司。

他表示:“他们收购了好几家软件公司,并且在之后做得还OK,包括有McAfee、Wind River、Havok和Kuck & Associates,一家编译器最佳化设计公司,在收购后让英特尔取得了标竿性优势。”

Jon Pedddie 研究公司的总裁Jon Peddie也表示同意;他引用了McAfee 和 Haptic这两个成功收购的案例表示,英特尔对这些公司采取不干涉态度,但在管理被收购的公司过程中,英特尔一再出现的问题是,他们坚持“英特尔的方式”。

可 能当英特尔买入芯片公司时,问题就浮现出来。Brookwood指出:“英特尔有着独一无二的强势企业文化;当它收购别的半导体公司后,它的文化与别家文 化并不相融,我认为这是问题的根源。”此外他补充指出:“如果被收购的这家公司并不是市场上的领导者,英特尔不知道如何去对待这些二线公司。”

关键是得知道自己要什么

然而,或许英特尔正在汲取教训。

Forward Concepts的Strauss指出:“在之前的管理团队下,英特尔在对于被收购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名声,但相比5年前,他们看上去已经比以前更在意他 们收购是为的什么。”在他看来,要明白自己要什么东西并且为什么要这样做,是更清楚和专注于收购的第一步。

Strauss表示,英特尔打算再战通讯领域:“在我看来,这就是英特尔为什么要收购Altera。”当然,这也是为什么在2010年英特尔宣布、并在2011年早期完成对英飞淩无线业务的收购,取得了手机的基频芯片技术。

Insight64 的Brookwood表示:“要评断收购英飞淩无线业务部是否成功还为时过早,但英特尔肯定对这家公司投入了很大资源,并对于因此而来的Sofia产品线 抱着很大的期望;”尽管如此:“从英飞凌过来带领团队的Hermann Eul,还是离开了这家公司。”

Strauss将英特尔对英飞淩的收购看成:“最终在技术上的一个成功案例;”它历经了LTE基频(来自英特尔在收购英飞淩之前就收购的Blue Wonder团队)和英飞淩的2G/3G基频的痛苦融合:“就市场而言,英特尔仍在为找到足够的多模LTE基频客户而烦恼。”

现在英特尔的行动通讯事业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英飞淩园区,也就是该公司在2010年收购的英飞淩无线事业部

Strauss指出,在无线基础建设领域:“英特尔已经携手Alcatel跨足C-RAN (Cloud Radio Access Network), 后者采用了以英特尔Xeon处理器为基础的伺服器,在一些远距离蜂巢式基地台上,将光纤连接到无线电发射塔。”

毕竟,任何一桩并购案的成功,有很大程度取决于收购者是有多么迫切需要被收购公司的特定技术,以完成其策略目标。

Strauss 表示:“自从伺服器上的基频功能需要用到更强大的DSP功能,英特尔的Xeon处理器要迎头赶上就比较困难;”而有了Altera的FPGA芯片去做 Level 1 PHY后:“英特尔的伺服器平台会变得更好。Altera的FPGA芯片最大市场,正好是应用于通讯的DSP处理,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以PC为中心的意识形态

一位匿名分析师形容英特尔的收购整合方式是“Intel-ized”;他解释英特尔是如何分解买来的公司,而不是将其融合到英特尔公司内部。

最 显着的案例是1997年英特尔收购了Digital Equipment (DEC)的半导体事业部门。Insight64的Brookwood表示,该收购案是在DEC起诉英特尔侵犯其智慧财产权之后的条件交换,DEC把 StrongARM处理器给了英特尔,但该业务最终被卖给Marvell,以及一个PCI交换器部门;无论那场收购的动机为何,英特尔似乎从来没搞懂它收 购DEC的价值何在。

Envisioneering的Peter Glaskowsky认为:“DEC半导体部门的这个机会显然是被浪费了;这些年来手机市场快速成长,英特尔有全球最好的ARM核心,当时手机市场的发展 空间是前所未有,但英特尔的ARM技术却失去所有的价值。” 最后还被转手卖掉。

同样是Envisioneering的Doherty表 示:“我参加过所有的StrongARM讲座与开发者大会,但英特尔不动声色地抹杀了它,这对几十家有兴趣整合它的厂商和无数软件开发者都造成了伤害;” 他总结:“没有人知道原因,显然我们只看到x86是唯一的手机架构。”

英特尔花了许多年时间,只用嘴皮子功夫谈非PC业务的成长;如果你回顾过去二十年英特尔的新闻稿,每次当英特尔收购通讯/网络芯片公司时,该公司都会明确表示出它对非PC市场的承诺。

Strauss批评英特尔过去收购通讯公司时的错误,他认为是英特尔中层管理者“以PC为中心的意识形态”造成的:“只有有机成长能够将内部的意识形态,转变为以通讯为中心的意识;收购别的公司不会自动地带来内部意识的转变。”

而尽管众多分析师评论英特尔并购历史是“有好有坏”,该公司仍坚持认为一直以来的成功收购不仅限于在软件公司,也包括了硬件公司。

前述英特尔发言人就认为成功的案例有:2010年TI的缆线数据机(cable modem)业务,和2015前英飞淩的有线连接事业部(Lantiq);她指出:“我们的缆线闸道器(cable gateway)业务发展地非常好。”

其他的案例包括2014年对Mindspeed无线部门的收购,以及同年对LSI分出的Axxia业务之收购:“它们并入了英特尔针对网络与电信领域的资料中心事业部门。”。

英特尔与Altera

现在让我们回到英特尔与Altera。

Moore Insights & Strategy的Moorhead对于英特尔与Altera的成功合并非常有信心:“英特尔在平衡ARM与x86的需求时,在Wind River Systems上就做得非常好。我预期英特尔在Altera这件事上也会做得同样出色。”

Moorhead指出,英特尔执行长Brian Krzanich对于收购之后是否会继续投资基于ARM的方案并没有做任何公开承诺:“英特尔也表示了他们对于保持独立板卡和FPGA芯片业务的期望,同 时还会找到整合FPGA至英特尔芯片中的新方法,无论是在封装级还是晶圆级;”简而言之,他总结:“对于我来说,这是在进步,而不是退缩。”

Insight64的Brookwood态度则较谨慎:“英特尔在过去与Altera是合作夥伴时,Xeon/FPGA 市场推广和技术开发上都有不少成功经历,并且他们在14奈米的代工合作上也期待能够拿出能够市场化的产品来。”

他总结:“因为没有近距离观察,我很难评论Altera的文化是否能与英特尔匹配,但是这种文化上的匹配程度会是这桩收购是否成功的关键。”

要在英特尔的企业文化下生存,得了解该公司比起维系现有的“大家庭”,较不擅长花额外的功夫去处理“新关系”;Envisioneering的Doherty认为,Altera的工程师和经理们如果要继续保持他们的设计与市场动力,得要求特别的独立自主空间。

被问到英特尔会如何与Altera融合,该公司的声明是:“我们正在努力确保顺利的合并;我们希望与Altera的员工和客户保持亲密无间,他们被我们视为Altera最重要的资源。我们认为双方过去在晶圆代工上的愉快合作会给合并带来帮助。”

编辑推荐

推荐内容

猜你喜欢

精彩推荐

产品推荐

方太W25800K-C2GE 嵌入式微波炉
¥
2690.00
4.8分
海尔bb煲HYB-S09
¥
228.00起
4.9分
米家电磁炉
¥
299.00起
4.8分
控客 Mini k 智能家电设备开关
¥
49.00起
4.6分
思乐智SAR21智能香氛机
¥
299.00
4.5分
蓓慈(BEICI)BZ505B智能全自动按摩足浴盆
¥
429.00
4.7分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