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硬件时代 先播种先收获?

Jack 2015-01-08 来源: 网易

OFweek电子工程网讯 “如果说乔布斯在2007年展示的ipad和iphone还是人们可以理解的事物——平板电脑和手机,那么今天的多轴无人飞行器、无人驾驶汽车、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驮驴、机器人厨师是人们在这些东西出来之前无法想象的事物。”

手脚残疾者能不能开车?盲人呢?很多人会说,想都不用想,当然不能了!看不到路、握不住方向盘去开车,那不是去送死吗?

不过,在“新硬件时代”,这个答案马上就可以不同了。因为,无人驾驶车在这个时代诞生了。

通过摄像机、雷达传感器和激光测距仪,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不仅可以“看到”路况,还能使用详细的地图来进行导航。目前,谷歌无人汽车已行驶超过30万英里。其“autodriving”功能实现了“nohands,nofeet”驾驶汽车,盲人、手足残疾者都能借此圆他们的驾驶梦。

以无人驾驶车为标志,人们认为新的纪元就要来临:新硬件时代。

美国正在进入新硬件时代

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副院长谷来丰上半年游学美国,其间在硅谷参访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他感慨,美国正在悄悄地进入了我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新硬件时代”。

新硬件时代,是以强大的软件技术、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为基础,由极客和创客为主要参与群体,以硬件为表现形式的一种新产业形态。这里说的新硬件,不是主板、显示器、键盘这些计算机硬件,而是指一切物理上存在的、在过去的生产和生活中难以想象的事物。

“如果说乔布斯在2007年展示的ipad和iphone还是人们可以理解的事物——平板电脑和手机,那么今天的多轴无人飞行器、无人驾驶汽车、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驮驴、机器人厨师是人们在这些东西出来之前无法想象的事物。”谷来丰说。

“谷歌过去是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如果不打开它的网站,开始谷歌搜索或谷歌地图,你就体会不到它的存在。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谷来丰描述道,在洛杉矶的大街上,一些很酷的人戴着谷歌眼镜“招摇过市”,一些更酷的人则“开着”(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乘坐”)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兜风。

不仅是谷歌,美国几大it产业巨头如苹果、亚马逊、autodesk、facebook等公司如今也不再仅仅聚焦互联网领域了,在“新硬件时代”到来之时,这些科技巨头也都在布局围绕硬件的产业。

亚马逊先是造出了电子阅读器kindle,现在正在完善多轴无人飞行器为它送快递;autodesk利用3d打印机设计的假肢让残疾人变成了“新新人群”;波士顿动力公司(被谷歌收购)造出的机械狗则解放了旅行者的双肩;卖了paypal后的马斯克正在全球推广他的纯电动车“特斯拉”;而苹果在用iphone引领了新硬件时代后,又推出了iwatch这款智能手表。

谁在引领新硬件时代?

是这些科技巨头引领着“新硬件时代”吗?谷来丰认为并非如此,引领着“新硬件时代”的是那些极客和创客,科技大公司充其量不过是“买手”和“推手”,其作用是孵化和培养,“一旦养大了,动辄就会撬动百亿级的市场”。那么,这些极客和创客在哪?谷来丰说,1/3在大学里,1/3在自家车库里,还有1/3在孵化器里。

对于孵化器,谷来丰认为中国应该向美国学习,在美国硅谷游学期间,他亲眼见到了硅谷的孵化器是什么样子。那里更像一家大学实习工厂:里边有各种机床和工作台,还有3d打印等各种先进设备。极客和创客们在各自的工作台上开发自己的东西,需要的原材料都从孵化器里找,设计的产品从原型到最后包装完毕的样品,都在这个工厂里完成。

“我们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如炒菜机器人、纽扣大小的排卵期测量器、十个螺旋桨的飞行器等。很多东西都很丑、很笨、很没有商业价值。但是由于创客们为这些产品快速迭代,可能明天看到的就是很酷、很灵、很有商业价值的东西。”谷来丰说,像这样的孵化器,硅谷里到处都是。

谷来丰了解到,孵化器会给每个创业者一定的资金支持,钱花光了,如果产品好,还可以再要投资。那么孵化器怎么赚钱?他进一步认识到,那里的孵化器其实就是提供产品实现条件的风险投资公司。由于在投资早期,每个项目并不需要大笔款项,但是一旦有1/10的产品被孵化出来,产生的投资价值就能实现“翻本”。

 

弄潮儿要做真创新

“继农业时代、工业时代、信息时代之后,人类已经迎来新的时代——大转折时代。”美国未来学家戴维·霍尔在其专著《大转折时代》中抛出这一观点。他提醒创业者,要成为转折时代的弄潮儿,就必须摒弃惯常思维。

“我国很多地方也在搞无人驾驶、机器人,两者对比会发现,中国这些‘热’不能只是跟风,要融入真正的创新性。”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级高工隋雪青评价说,“既然美国的无人驾驶是造一辆前所未有的车,而中国的无人驾驶就不能只是应用。”

隋雪青举例说,多年前,美国产生了几家数据库,中国巨大的市场只是养活了一堆基于数据库的行业应用公司。“中国完全有基础做无人驾驶这些‘新硬件’,不能因为成本高、效益周期长而不去做。”他不希望多年以后“我们还要从国外进口无人驾驶汽车”。

目前,中国正迎来一股“互联网热”。谷来丰则提醒那些准备投资互联网的企业家要规避风险。因为他看到,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引领者bat(百度、阿里、腾讯)已经在盘算转向了:阿里收购了很多硬件型公司,风闻正准备做新概念汽车——一种全新的、无人驾驶的、智能的电动车;而百度也在布局“中国大脑”“百度眼”“神灯”“翻译机”等新业务;腾讯则在构建物联网架构的基础上,上马与微信支付配套的新pos机。“他们已经像股市中的机构投资者一样,悄悄出货。”

谷来丰同时提出,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中国制造业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但“已经有一丝曙光,谁先播种,谁先收获”。他奉劝制造业企业家不必转弯驶入“纯互联网的岔道”,应该把目光放长远一点,继续向前开进。

因此,他建议那些动辄便盘算融资、上市的创业者应当先安静地做一个创客。他预言:“放眼2~3年后的未来,那里有一个‘新硬件时代’正悄悄来临。这个时代更适合制造业实业家的口味和习惯,更渴望传统制造业的供应链和经验。”

延伸阅读

硅谷创业的“射月”情怀

■谷来丰

硅谷的创新,靠的已不仅仅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销售”等软创意。硅谷的发明与德国工业4.0是完全不同的模式,工业4.0是把智能用于生产,让生产的过程更高效更智能,产品本身并无突破,还是那个老产品。而硅谷不是这样,它的很多发明如果成功了,就会给人类生活带来了不得的突破和革新。

所以,硅谷的创业者普遍具有某种情怀。比如谷歌想的是,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困扰着人类,什么问题是人类亟待解决的。正如一句俗语:“赚大钱不是目的,干大事才是目的。”一切发明就是为了造福社会,所以谷歌“x项目”聚焦能源、环境、疾病、交通等问题。

当然,谷歌也有商业目的,但它们的商业目的屈服于情怀。公司文化强调的是don’tbeevil(不做坏事)。谷歌或者说硅谷的极客们都认为,只要把研发铸就在解决全人类的问题上,你就不会赚不到钱。真把人类大事解决了,钱可能就会一捆捆送到你面前。

硅谷的人才流动非常大,所以这些观念会相互影响。整个硅谷的创新,都弥漫着这种“干大事”的氛围。他们很多人创业不是为了奢侈的生活和虚荣,而是心怀梦想。当一个梦完成,就继续追寻下一个梦。

谷歌的创始人佩奇喜欢用“射月”一词,如今这个词汇在硅谷成为常用的比喻。它的喻义是,研发项目是要颠覆人类的生活,解决全人类的困境,做前人之所未做。硅谷的一些极客在描述自己的研发时会说:“我在研发一个射月项目。”这些特质,让前去参观的企业家唏嘘感慨

编辑推荐

推荐内容

猜你喜欢

精彩推荐

产品推荐

宠旺宠物自动定时喂食器
¥
319.00
4.8分
力博得智能液晶触控声波电动牙刷V1
¥
299.00
4.5分
贝贝鸭SY-A12FBB煲
¥
198.00起
4.6分
aidebar 智能水杯
¥
140.00
4.6分
复旦申花MR003U-B 直饮机
¥
1868.00
4.9分
飞利浦HR2210/01电炖锅
¥
699.00
4.6分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