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4.0”浪潮中济南如何借“中国制造2025”凤凰涅槃

2015-02-17 萌萌

OFweek机器人网讯: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业内人士看来,当下中国制造业的情形,用狄更斯《双城记》开篇语来描述颇为恰当。

一方面,伴随着人口红利消失、国际竞争加剧、资源难以支撑、环境压力加大,中国制造业正遭遇改革开放30多年来最大的内忧外困;另一方面,全球正掀起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工业4.0”浪潮,如能借“中国制造2025”凤凰涅槃,反而是重塑“世界工厂”话语权的好时机。

作为传统老工业城市,“济南制造”迈向“济南智造”的愿望更加迫切。尤其是11月20日-21日中国智能制造国际高峰论坛在济举行以来,这股“智造”之风正在越来越多的行业荡起涟漪。属于济南制造的美好时代来了吗?济南能否借此重现昔日江北制造业排头兵的辉煌,并以此加速实现在新一轮城市竞争中崛起?

1问“济南智造”有啥底气?

这个冬天,萧条的市场让不少制造企业老板无奈减产甚至关门,而在济南星辉数控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的工人们正在加班加点。“这里面有给全友家居生产的20条板式家具生产线。”星辉数控总经理蒋伟红认为,人力成本上升倒逼传统家具行业“机器换人”,给智能制造企业带来了巨大机遇。她透露,全友这20条生产线运行后,预计能替代2000多名工人。

虽然不为百姓熟知,但在业内星辉数控是一家响当当的企业。这家企业在非金属加工领域不仅做到了国内老大,更和德国、意大利等传统“豪门”一决高下,把“济南造”成功卖到了包括德国、意大利在内的9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市经信委装备产业处处长岳双荣看来,济南发展智能制造产业有需求有优势。从需求方面看,济南是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制造业企业数量众多,对智能制造技术装置和解决方案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尤其对工业机器人等智能装备的需求不断增加。从优势方面看,济南制造业门类齐全、技术先进、基础扎实,特别是装备制造业年销售收入、技术水平、创新能力三项指标均排全省前三、在全国副省级城市中位居第七位。

再来看看智能制造产业,这被视为制造业的“皇冠”。“济南智能制造的产业基础很好。”岳双荣介绍说,目前,我市拥有规模以上数控机床、智能机械、电力装备企业150家,具有智能制造基础的企业近50家,产品及生产过程均具备一定的智能化程度。在信息技术企业方面,济南也拥有了一批规模以上通信、软件开发、传感控制器制造企业,部分企业已涉足硬件制造,对智能制造形成了较好的产业技术支撑。

 

2问 春风吹向哪些行业?

在依靠大量劳动力、且产能过剩的环境中,企业不可能投资建很多新工厂,而是更倾向于在现有资产条件下提高资源的利用效率。工业化与信息化的两化融合被视为中国制造业绝地反击的重要方向。智能制造被业界寄予厚望。

究竟哪些产业具备两化融合的条件?在《中国制造2025》的蓝图中,中国选择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进行重点突破。对济南而言,“智造”之春风将刮向哪些行业?业内专家建议,结合国家重点支持的产业方向及济南现有基础,济南可以选择新一代信息技术、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电力装备重点突破。这三大产业具有企业数量多、技术能力强、产业链条长等特征,在全国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具备打造“智造高地”的良好土壤。

电子信息产业是济南一张靓丽的名片。济南拥有雄厚的电子信息产业基础。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兴起,以浪潮集团为龙头的济南企业在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方面颇有建树。

高档数控机床是济南的传统优势产业。济南二机床的智能冲压生产线,是中国高端制造业的代表工艺之一。2011年以来,二机床已为福特美国本土4个工厂提供了8条大型智能冲压生产线。这些“中国制造”的冲压线具备了当前世界最先进水平。

济南的电力设备产业在全国也有一定名气,特别是在智能电网变、配产业中的规模和优势明显。目前,高新区正以智能微电网作为支点,带动整个产业发展,以尽快实现年销售过1000亿元战略目标。

3问“四大痛点”怎么破解?

作为装备制造工业大市、电子信息产业强市,济南曾孕育了无数个“中国第一”。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济南曾创造了江北制造业前五位的辉煌。参加中国智能制造国际高峰论坛的多位企业负责人表示,智能制造不仅是中国企业的机会,更是重振济南制造雄风的绝佳机遇。

前不久,山东省企业联合会、山东省企业家协会发布了2015山东企业100强榜单。山东制造业50强名单中,仅有7家企业在济南。在业内人士看来,与先进城市相比,济南智能制造在认识程度、发展环境、发展政策、公共平台等方面存在四大痛点。

第一,从顶层设计层面看,济南缺少智能制造发展的总体战略和规划布局,即便市有关部门、各县(市)区有产业创新发展措施,也多是短期目标,且政策意见碎片化现象较为明显。

第二,缺少智能制造技术研发平台和公共服务体系,企业单打独斗,靠自身力量发展,难以形成合力。这不仅加大了企业的创新成本,增加了研发的风险,也不利于资源的整合。

第三,一些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缺失,技术储备不足,自主品牌企业尚未形成规模,缺乏核心竞争力。关键零部件、核心元器件、高档数控系统等仍受制于人,主要依赖进口,产业配套能力薄弱,缺乏龙头企业,产业集中度较低。

第四,缺少财政政策、人才支撑服务、产品市场开拓引导等方面的全方位支持。智能制造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装备制造技术深度融合与集成的产物,需要政府、企业、高校、科研院所、中介、金融机构等各个单位协力推进。

 

4问 连上海都拼制造,济南还只想“静静”?

今年我国出台“中国制造2025”行动计划,推进智能制造成为主攻方向。上海、天津、长沙、武汉、杭州、东莞等城市从去年开始相继出台政策,铆足了劲抢占智能制造高地,增强地区竞争力。

这一波“金光灿灿”的智造浪潮,连被公认为是金融中心和现代服务业领头羊的上海都不想错过。据悉,上海将成立市级层面的智能制造中心领导小组,由财政出资50亿元设立产业引导基金,投资上海临港的智能制造企业最高可获1亿元扶持。

天津也不甘示弱,计划实施智能制造重大科技专项,3年投入1亿元科研经费,力促天津智能制造产业发展。

杭州在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智能制造促进产业转型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提出,加大“机器换人”力度,重塑杭州制造业新优势。到2020年,杭州将累计推进3000个“机器换人”技术改造重点项目,新增使用工业机器人2000台,实施300个智能制造示范试点项目和100个“工厂物联网”示范应用项目,创建50个“数字化车间”和10个“智能工厂”样板。

环顾四周,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新一轮城市竞争马拉松的发令枪已经打响,和上述城市相比,济南已没有先发优势,唯有快马加鞭才有后来居上的希望。5问 本地机器人机会在哪里?

近两年,机器人很忙,也变得很火。在越来越多的工业企业,一台台工业机械臂轮番上岗,一个个车间里的工人逐渐退居二线。

毫无疑问,制造业与机器人打得火热,主要源于人口红利消减倒逼下的庞大市场需求的推动。全球机器人“四大家族”已先后进入了国内市场。面对巨头们的贴身紧逼,本土机器人机会在哪里?

“在机器人行业,我们最懂电力,在电力行业,我们最懂机器人。”山东鲁能智能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慕世友认为,发展机器人产业要找准特色,培育核心竞争力。目前鲁能智能是电力特种机器人行业的领创者。其自主研发的电力巡检机器人、配网高压带电作业机器人、线路巡检无人机等系列产品整体水平国际领先。

如果说鲁能智能的崛起源于十几年对电力特种机器人行业的深耕,翼菲自动化作为一家成立仅3年的小企业,敢从世界巨头ABB那儿“虎口夺食”,靠的是快速迭代创新的能力和差异化竞争战略。翼菲自动化CEO张健介绍,当时客户需要一台药品分拣机器人,翼菲销售去谈的时候,才知道ABB也想接这个订单。“我们抓紧时间提前完成了一台机器人。在ABB还没来得及反应时,翼菲的机器人已经在线上跑起来了。”如今,这家机器人新兴企业已是国内顶尖的并联机器人制造商。

记者了解到,目前济南有近30家企业围绕机器人进行研发、制造和服务。不少企业已开始专注于特定行业和某一细分领域锻造自己的核心优势。而从政府层面看,济南已意识到从技术、应用、平台、人才等机器人产业发展核心环节着力破题。高新区正投资1.2亿元,打造“山东省机器人与智能装备”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建设智能机器人与数字化装备科技园。市经信委、高新区联合赛伯乐打造的产业基金也已启动。在熙熙攘攘的机器人热潮中,济南正找准自己的机会,稳扎稳打地推进“中国制造2025”的探索实践。

精彩推荐

都翻到这儿了,就下载个家核优居吧 >